<tr id="thogh"></tr><td id="thogh"><track id="thogh"><em id="thogh"></em></track></td>
<td id="thogh"></td>

          <ins id="thogh"></ins>

          1. 當前位置: 首頁 > 風電 > 行業要聞

            《風能》市場| 競爭加劇,但中國風電未來可期

            中國電力網發布時間:2024-03-07 09:20:19
            回首來時路,經過數十年的開拓創新與辛勤耕耘,中國風電在技術和產業方面均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成績代表過去,努力才有未來。隨著風電逐漸成為新型電力系統的主體能源,向高質量發展成為時代賦予風能人的命題。為抓住歷史機遇,戰勝多重行業挑戰,業界需要圍繞關鍵問題形成廣泛共識,攜手加以解決。

            在2024中國風能新春茶話會上,邀請到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業委員會副主任李鵬、金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總裁曹志剛、遠景集團高級副總裁田慶軍、明陽智慧能源集團股份公司總裁兼首席技術官張啟應、三一重能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李強、風能行業資深專家王海波,共同參加了由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業委員會秘書長秦海巖主持的專題論壇。論壇話題針對當下風電行業所面臨的挑戰與機遇展開,嘉賓討論激烈,聽眾反響強烈。

            競爭激烈,整機利潤水平待提高

            我國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制定,明確釋放出風電市場的空間信號,參與整機市場的企業,都希望抓住機遇搶占市場份額,市場競爭加劇。同時,機組大型化技術的發展與風電產業鏈的完善,進一步降低了產品成本,對良性的市場競爭起到一定支撐作用。

            “國內外大多數國家制定了‘雙碳’發展目標。以歐洲為例,如果沒有中國的風電技術創新和產業產品支撐,是無法在2050年實現碳中和的。所以中國風電市場的發展,帶來了中國企業世界級的競爭力,從這個角度來看,目前的市場競爭是積極有益的。”張啟應表示:“如果有2~3家整機商賺錢,就不是惡性競爭,而是在迫使企業提升效率與效益,技術迭代會更快,產業發展更快,風電相比其他新能源比重會增加。”

            田慶軍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他表示:“新能源是當下最具生命力和競爭力的行業,成本下降意味著行業的繁榮、多元化和更廣闊的市場空間,同時也倒逼產業鏈各環節加大人才、技術和研發投入,進一步降本增效,才能在這場風電長跑馬拉松中堅持到最后。”

            具體到在市場競爭中,整機企業應保持怎樣的利潤水平更健康?李強表示,合理的整機毛利率應在15~25%,過高會影響業主開發風電的興趣,過低長期來看是不可持續的。

            在論壇嘉賓們看來,風電機組的質量與性能水平無法被量化,也在某種程度上增強了產品價格對招投標的影響程度。

            對此李鵬表示,整機商希望開發商為更好的產品付質量溢價,但溢價背后的價值是什么,多年來還難以提出有說服力的衡量標準,導致產品質量難被量化。

            “在評價過程中,怎么把服務價值翻譯成價格,把質量價值翻譯成價格,把研發投入翻譯成價格,是我們要加強去做的。”曹志剛也表示。

            這就在某種程度上導致了風電機組的同質化。但風電機組在技術路線與產業鏈上的同質化,并不代表整機企業在產品設計與控制能力上不具差異性。風電機組的生產,并非像在中關村攢電腦那么簡單。

            “風電整機商在發電裝備企業里是獨樹一幟的存在。因為其他行業不存在整機商,例如建設一個火電站,鍋爐是從一家企業購買,汽機是從另一家企業購買,發電機又是另一個企業的產品,最后組合成整體。風電裝備是高度集成的,與其他行業差別很大。”曹志剛進一步表示:“整機與零部件的設計需要銜接貫通在一起,雙方相互了解,做出的產品才是最優的。”

            張啟應進一步解釋道:“比如我們做漂浮式風電機組,包括雙轉子機組,都是非常難的事情,是在探索人類未知領域。在某些領域中外是相互借鑒與學習的,但今天中國風電企業正承擔著先驅的角色,走向未知。”

            “To be,or not to be”,質量是關鍵

            近年來我國風電整機產品大型化發展趨勢明顯,已推出15MW陸上與22MW海上風電機型,步入技術與產品“無人區”。

            “我們過去是量變積累出質變。接下來質變是不是能夠再帶來量變,有一個很大的問號,或者說需要經歷一個過程。在投入新技術研發的時候,風險與以前相比出現了幾何式增長。”曹志剛進一步表示,“機組容量越大,我們擔負的責任越大,因為每一臺機組出問題都會導致更大損失。”

            李強對近年來我國風電降本情況進行了介紹:“2022年風電機組的含稅公斤單價大概在31-32元,2023年年初降到29元。隨著大型化技術發展和材料進步,今天風電機組的含稅公斤單價大概在25-26元。”

            “通過激烈的競爭實現上述成果是正確的,但速度有點快,產品是否得到了全面驗證是個問題。”李強強調,當含稅公斤單價達到了這個程度,在任何行業都已存在極大風險,要注重高質量發展。

            一些論壇嘉賓則更明確地指出,風電整機環節已經進入洗牌期,企業應加之重視。

            “未來2-3年,即便新增裝機規模穩定在75-80GW,可能也會有質量管控不到位的廠家出局,或是其市場份額固守在自己所掌握風資源規模比例上。企業要高效做好產業鏈管理工作,千萬不要出批量事故。”李鵬提醒道。

            田慶軍表達了同樣的觀點:“未來2—3年,質量管控不到位的廠家會出局。企業要正確評估能否承擔質量風險、是否有能力解決風險帶來的質量問題,通過人才、技術、研發的持續投入,在變大的過程中逐步變強。邁向“雙碳”目標的過程是一場長跑,足夠的研發投入和人才儲備是堅持到最后的關鍵。整個產業鏈都面臨洗牌,從整機到零部件企業,如果不能提供又便宜又好的產品,很快會在市場上沒有生存之地。”

            張啟應在強調企業應加強質量管理的同時,提出了一個觀點。他表示,與日本等市場發展模式不同,中國是一個大開大合的市場,容易出現一些問題,但因為規模大且發展速度快,企業要做的是在錯誤中快速學習、迭代、發展,實現能力提升。

            李強認為,在目前的市場態勢下,企業需要通過創新和精益化管理,提升競爭力。“一方面,同質化導致同樣零部件規模還會再擴大,行業有協同效應,既能做到質量,也能做到價格。另一方面,現在機組含稅公斤單價已到25元,目前三一重能正努力實現一個構想,就是將公斤單價控制在含稅19.8元。例如,雙葉片機組的研制,如果能夠減掉一個葉片,并進一步提高轉速,采用更適合的齒輪箱,又可下降20%的成本。”

            加強多元化經營,提升企業利潤

            雖然目前整機環節存在利潤過低問題,但風電開發仍具備不錯的利潤水平。對此,王海波舉了兩個案例進行說明:“吉林某鋼鐵企業需要68億千瓦時電量,期望的電價是0.44元/千瓦時。吉林隨便一個風電項目的折算滿發小時數就能達到3500h,如果是保持上述電價,項目全投資大概3-4年就能回本。另一個例子是,烏蘭察布某數據中心期望電價為0.35元/千瓦時,而烏蘭察布風電項目的造價也就3000多元/千瓦,在0.35元/千瓦時電價下,4年全投資回本。”

            李鵬也有相關案例分享。他以北方地區一個風光同場項目為例指出,風電部分的EPC價格不到5000元/千瓦,年等效利用小時數3100h,電價大概是0.31元/千瓦時,與煤電標桿電價持平。旁邊光伏部分的EPC價格大概不到4000元/千瓦,年等效利用小時數1524h,電價在0.31元/千瓦時基礎上打八折,執行谷電價格。通過測算可以發現,兩項資產內部收益率相差5倍左右。

            與開發類似,風電零部件與材料等環節的利潤水平也相對整機更高。“在座的也有零部件企業,我知道有企業一年的銷售額可達200億元,凈利潤60億元,這樣的經營水平已經維持了多年。還有很多化工企業,處于葉片產業鏈上游,3年回本很正常。”王海波指出。

            對此,王海波認為,整機商創造的價值很多,但價值和價格從來是兩回事,說明整機商在整個鏈條中的博弈能力不足。他強調,風電行業很賺錢,沒賺到是的選擇問題,選擇做整機而非零部件或項目開發。“如果競爭對手采用了一體化戰略,你就必須一體化。像搞鐵人五項比賽,非要強調自己是單項冠軍,是沒有意義的。”

            田慶軍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不僅應關注風電機組制造的毛利,而應從整體經營角度審視企業的盈利能力。企業可根據市場需求靈活配置資產,實現綜合毛利穩定。此外產業鏈上下游應當共享利潤,構建健康的產業生態,而非單方面追求某一部分的利益最大化。通過多元化經營、產業鏈上下游利潤均攤可以讓行業走得更遠。”

            多點發力,未來風電大規模發展可期

            參與論壇討論的嘉賓,也紛紛對支撐未來風電發展的主要細分市場給出自己的判斷。

            田慶軍對海外市場的未來表現充滿期待:“雖然中國風電制造業毛利率下降,但全球市場是開放的,更具成本競爭力的中國機組已經在全球風電市場競爭中嶄露頭角。預計未來若干年,國際市場的訂單規模和中國整機企業的競爭力均會持續提升,海外市場依然值得期待。”

            李鵬則對“三北”大基地的發展持樂觀態度,“在‘三北’單機年利用小時數達到4000-5000h很常見,如果場站年利用小時數能達到4000h,可以與工業負荷進行很好的匹配。再加上儲能,也是‘三北’的一個增量。還有‘三北’源網荷儲的破局,目前來看我國做的實驗是比較超前的。”

            對于風電未來全面進入現貨市場,李鵬也充滿信心。他認為,現貨市場一定是解決新能源健康發展和調節風光比例,很重要的一個措施,包括解決它的消納問題?,F貨市場交易一定會對風電有利,而且現在已經被驗證。“全世界所有國家的風電與光伏進入現貨市場后,都會大幅分化。風電的同時率只有20%,所以對電網的友好性非常強。山西風電和光伏價差已經從過去的0.01元/千瓦時,漲到0.02元/千瓦時以上,現在又漲到將近0.05元/千瓦時。同樣是新能源的發電,在純現貨市場連續運行的,甚至有風電比光伏高0.1元/千瓦時以上的情況。”

            在2024中國風能新春茶話會上秦海巖表示,2024-2025年,中國風電新增裝機容量每年預計將不低于7500萬千瓦;到2030年,年新增裝機容量有望超過2億千瓦。論壇嘉賓們認為,為達到2030年風電新增裝機量2億千瓦目標,需要使“風電+”起到更大作用。

            李鵬進一步對比了風電與光伏,認為風電商業模式的靈活性還需進一步增強:“2023年光伏新增裝機量大概是2.17億千瓦,分布式占到接近1.1億千瓦,如果不做‘光伏+’,而是在‘三北’開發大型光伏電站,其新增裝機最多也就1億千瓦。目前風電的商業模式創新水平相對滯后,一定要拓展‘風電+’,包括分散式與風電直供等,才能進一步擴展市場。”

            “過去重點關注電源側、大通道、集中式能源供給,而未來將更關注消費側需求,分散式或分布式能源系統的大規模應用將成為主流。氫氨醇等新型能源替代方式也將成為與電氣化并駕齊驅的重要能源供應形式。”田慶軍也對此發表了自身的看法。

            來源:《風能》雜志

            評論

            用戶名:   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

            相關閱讀

            無相關信息
            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人和小动物丨久久久一本精品99久久精品77丨jlzzjlzz在线播放中国视频丨精品丝袜高跟国产自在线拍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