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thogh"></tr><td id="thogh"><track id="thogh"><em id="thogh"></em></track></td>
<td id="thogh"></td>

          <ins id="thogh"></ins>

          1. 當前位置: 首頁 > 智庫 > 專家觀點

            李政:中國能源轉型要有自己的節奏

            中國日報網發布時間:2024-03-01 10:37:07  作者:李政

              對中國而言,能源系統轉型是實現“雙碳”目標的最重要途徑。能源轉型要處理好可再生能源發展和傳統化石能源配合的節奏,從能源的供應和使用兩方面同時著手,在節能的同時實現能源結構低碳化。在保證長期發展過程中能源供需基本面平衡的基礎上,強化運行安全和應急安全保障機制,確保能源安全。

              近日中美兩國發表的《關于加強合作應對氣候危機的陽光之鄉聲明》,把能源轉型作為合作的重點方向,為全球能源轉型帶來了新的發展契機,也體現了能源轉型是全球合作應對氣候變化的關鍵領域。

              能源系統轉型是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最重要途徑。在氣候變化成為威脅人類社會可持續發展的重大危險之際,能源轉型主要是由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目標決定的,即到本世紀末,將地表平均溫度上升控制在不超過2度并爭取控制在1.5度內。能源轉型的目標和節奏主要是由社會的價值、目標和挑戰來決定的。

              中國實現碳達峰、碳中和,就是要努力以《巴黎協定》長期目標為導向,走一條長期深度脫碳的轉型路徑。在此進程中要遵循能源發展的內在規律和原理系統謀劃,以能源安全為紅線,以大力發展非化石能源,尤其是可再生能源為抓手,把握好可再生能源與化石能源的配合節奏,處理好能源供應和使用的動態關系,協同推進能源轉型工程在持續演進和變革中實現宏大目標。

              在2030年前“碳排放達峰期”,新型工業化、城鎮化將繼續較快推進,二氧化碳排放實現達峰后穩中有降。在2030-2050年“深度減排期”,新型工業化、城鎮化進程放慢并趨于穩定,低排放和零排放技術進入大規模應用階段,全經濟尺度全溫室氣體范圍減排將加速。在2050-2060年前“碳中和期”,需要大力開發負排放技術,并利用陸地生態系統碳匯,抵消剩余溫室氣體排放,最終實現全部溫室氣體中和。

              技術創新是能源轉型的關鍵,需要分階段、多層次系統部署。盡管疫情幾年導致國內社會經濟發展出現了一定的困難,但中國2030年前碳達峰目標是堅定不移的。預計2050年,中國人均排放量將跟屆時世界平均水平持平,由目前約8噸/人削減到1-1.5噸/人。這意味著從2030年前碳達峰之后到2050年,每年需要減少約5億噸二氧化碳排放,這個目標難度還是很大的。

              為此,中國要做好碳達峰、碳中和技術研發和行動。在未來的十余年時間里,一方面通過工程迭代實現漸進性創新,完成碳達峰目標;另一方面也要布置突破性、顛覆性技術研發,為碳達峰之后碳排放快速下降準備好技術。2050年之后,剩余溫室氣體排放量將主要來自工業生產過程、道路貨運、航空、農業,以及非二氧化碳排放等難減排部門,還需要大量應用負排放技術。

              能源轉型要從能源的供應和使用兩方面同時著手,在節能的同時實現能源結構低碳化。其中,能源供應側要發展非化石能源,尤其是可再生能源,改善能源結構。中國目前的目標是: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比重要提升到25%左右,2060年要提升到80%以上。能源使用側可以采取三方面措施節能降碳:一是循環經濟,二是改進工藝流程和提高能源效率,三是實施能源替代,如電能、生物質能與氫能的使用。

              如何巧妙地處理好可再生能源發展和傳統化石能源配合的節奏,是轉型與發展的真正智慧所在??稍偕茉窗l展和化石能源之間并不是簡單的“誰消滅誰”的問題,而是互相依托、互相支撐、逐漸演變的關系和過程。

              近期中美發表的《關于加強合作應對氣候危機的陽光之鄉聲明》對可再生能源做了加快部署的規劃,表示“在21世紀20年代這關鍵十年,兩國支持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宣言所述努力爭取到2030年全球可再生能源裝機增至三倍”。由目前以化石能源為主的能源系統,變革成一個未來以非化石能源為主體的能源系統,這是一個非常艱巨的任務,需要長期的投入。根據清華大學氣候變化研究院的長期戰略研究,按照2℃目標,到2050年非化石能源占比要達到70%;按照1.5℃目標,2050年非化石能源占比要達到85%。因此風能、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將會大規??焖侔l展。

              但需注意的是,可再生能源不僅有間歇性問題,也有不確定性問題,需要化石能源來保駕護航。因此,化石能源不僅需要轉變角色,也要采取諸如生物質摻燒、碳捕集利用和埋存等措施,以適應未來對碳減排的要求。

              能源安全既是發展新能源的最終目的,也是發展過程中不可逾越的底線。建立具有本質安全屬性的新型能源體系是能源轉型的保障,也是經濟社會發展與綠色低碳轉型的平衡之道。這就需要堅持“不破不立”的原則,一方面,在保證長期發展過程中能源供需基本面平衡的基礎上,強化運行安全和應急安全保障機制和措施,確保能源供應安全;另一方面,要承認保障能源安全的價值和貢獻,建立合理、責權明確、有吸引力的機制和政策,促進地方政府和企業承擔能源安全責任和義務的積極性。

              有人說,追求碳中和會讓中國吃虧,因為發達國家的條件比中國優越得多。但事實上,碳中和在全世界范圍內都是新事物,有些國家走得遠一點,但也就是五十步和百步的差別。我們要堅定信心,同時要注意到未來還有較多的不確定性。技術突破到底會在哪些地方出現尚不確定,常規技術有新型電力系統、氫能、CCUS(碳捕集、利用與封存)、燃料電池等,變革性技術有核聚變、電動飛機、植物基因技術等。所以我們要認認真真地去做科研,把“試驗田”做好,著眼未來,以開放的心胸迎接能源科技創新。

              來源:中國日報網

              作者:李政 清華大學氣候變化與可持續發展研究院院長 世界大學氣候變化聯盟秘書長


            評論

            用戶名:   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
            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人和小动物丨久久久一本精品99久久精品77丨jlzzjlzz在线播放中国视频丨精品丝袜高跟国产自在线拍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