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thogh"></tr><td id="thogh"><track id="thogh"><em id="thogh"></em></track></td>
<td id="thogh"></td>

          <ins id="thogh"></ins>

          1. 當前位置: 首頁 > 智庫 > 專家觀點

            【兩會好聲音】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程院院士武強:夯實煤炭主體能源根基

            礦業界發布時間:2024-03-05 10:42:26  作者:王瓊杰

              “要站在維護國家能源安全和產業鏈供應鏈安全的高度,盡快出臺和完善相關制度,支持煤炭老礦區轉型發展和大型煤炭礦區產能接續,提高煤炭資源支撐保障能力。”作為國家煤礦水害防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長期關注并見證了我國煤炭行業發展的中國工程院院士,全國政協委員武強在每年的全國兩會上都在為煤炭行業如何實現高質量發展建言獻計。

              煤炭作為我國的主體能源,為國家能源安全起著重要的兜底作用。煤炭行業高質量發展是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和能源高質量發展的必然要求,也是夯實煤炭主體能源根基的重要舉措。今年全國兩會,武強委員充分深入調研,又精心準備了《關于支持煤炭老礦區轉型發展》和《關于促進大型煤炭礦區產能接續》兩個與煤炭行業高質量發展相關的提案。

              “煤炭老礦區是新中國工業的搖籃和重要的能源基地,是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引領者和見證者,歷史上曾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作出突出貢獻。”武強委員說,近年來,在黨中央國務院的親切關懷下,開灤、徐州、棗莊、淄博等一批煤炭老礦區積極搶抓國家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大戰略機遇,積極實施煤炭化解過剩產能工作,切實解決歷史遺留問題,加快產業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形成了動力轉換、結構優化、質量提升、生態環境良好的局面,走出了一條新時代煤炭老礦區轉型發展的新路。

              “但是,在吉林省、江西省、四川省、重慶市、遼寧省、貴州省等的一些老礦區,隨著煤炭資源的逐步枯竭和煤礦的加快退出,礦區發展面臨許多新的困難和問題。”武強委員直言不諱地說,一是煤礦產能退出比重大、接續替代產業發展乏力。“十三五”期間,黑龍江龍煤集團共關閉退出煤礦34處,退出產能1071萬噸/年,占集團原有總產能的18.2%;吉煤集團關閉退出煤礦20處,退出煤炭產能1508萬噸/年,占集團原有總產能的54%。雖然近年來老煤炭企業加大異地辦礦力度,但異地煤礦建設項目滯緩,難以形成新的增長動力。以煤為主、一業獨大的問題非常突出,傳統動力減弱與新動力不足相互交織,煤炭老礦區發展舉步維艱。二是基礎設施建設落后,醫療、養老、教育、物業服務等綜合服務能力和品質欠缺,對高素質人才吸引力降低,人才流失嚴重,維護社會穩定壓力較大。三是老礦區產業多數圍繞煤礦周邊布局,空間分布零散,礦區發展受礦權等因素影響布局混雜,土地約束、環境約束增強,礦城發展失衡。四是轉型發展思路不清晰,相關體制機制不順,高端人才短缺,煤礦工人年齡偏大,專業結構不合理、知識結構單一,后續發展面臨設備、技術、人才、資金等制約。

              “為深入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支持煤炭老礦區在新發展階段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實現高質量發展,讓煤炭老礦區職工與全國人民同步過上更加富裕幸福的生活,相關部門要認真落實國務院關于支持資源城市轉型發展的相關政策措施,研究制定煤炭老礦區經濟社會發展和產業轉型升級的具體政策措施,研究建立煤炭老礦區振興發展基金,研究化解老煤炭企業金融債務、政策性破產、統籌就業補助資金等政策措施,多渠道解決企業轉型發展和職工安置的資金缺口。研究政策免除或減免關閉煤礦銀行貸款本息,幫助老礦區老煤礦企業卸下包袱,輕裝前進。”武強委員建議。

              “同時,還要研究制定支持煤炭老礦區轉型發展的配套政策和實施細則,在混合所有制改革、企業發行股票和公司上市、獨立工礦區改造搬遷、煤化電熱一體化示范項目建設、中央財政特殊轉移支付支持、解決企業社會保險歷史欠賬等方面給予重點支持,幫助老礦區企業激活蟄伏的發展潛能。”武強委員進一步建議說,要加大對老礦區老煤炭企業的資源配置力度。鼓勵老煤炭企業加強礦區深部及周邊資源勘查,免收或減收礦產資源權益金和資源稅,穩定礦區服務年限,支持礦區可持續發展;加大對老礦區老煤炭企業異地辦礦項目審批力度,推動異地煤礦建設項目加快建成投產。深入研究減稅降費政策。對于老煤炭企業給予特殊的稅費優惠和支持措施,允許企業轉型發展項目減免增值稅、企業所得稅;對于利用企業所屬煤礦工業廣場、已征用或租用的土地上建設的轉型發展項目,給予免交土地稅費等政策支持。

              “還要支持有條件的優勢企業與老礦區老煤炭企業跨行業、跨區域、跨所有制兼并重組,鼓勵新建重大項目、新興項目向老煤炭企業傾斜,推動煤炭上下游產業一體化發展,培育發展新興產業和新能源產業。鼓勵老煤炭企業組建生產性服務項目公司,成建制走出去承包煤礦;鼓勵老煤炭企業與大型企業聯合參與國際合作,到共建‘一帶一路’國家開展產能合作和工程承包。”武強委員說。

              對大型煤炭礦區,武強委員歷來十分關注。他說,大型煤炭礦區是我國煤炭供應保障的核心支撐,為國家能源安全穩定供應和經濟社會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近年來,由于受煤炭市場需求拉動、礦區高強度開發、煤炭產量大幅增加等因素影響,部分大型煤炭礦區可采資源量減少、服務年限縮短。

              武強委員進一步舉例說,山東省內的煤炭資源平均剩余服務年限僅18.5年,10年內產量將下降約1200萬噸,20年內產量下降約5000萬噸;神東、平朔、大同等礦區煤炭產量面臨快速收縮態勢;鄂爾多斯市10年內煤炭產量也將有所減少。與此同時,我國大型煤炭基地接續礦區建設滯后,產能接續面臨新的困難。從全國看,山西煤炭基地后備資源不足、接續產能建設滯后;陜北、蒙西等煤炭基地接續礦區開發面臨生態環境制約;河南、山東、河北、安徽等地的煤炭基地開采趨向深部,各類災害愈加嚴重,面臨持續減產的態勢;新疆煤炭資源豐富、開采條件好,但運輸瓶頸問題突出。

              “據相關權威機構研究結果,2035年以前,我國煤炭消費總量仍將保持在40億噸左右。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加強重點領域安全能力建設,確保糧食、能源資源、重要產業鏈供應鏈安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提高能源資源安全保障能力。大型煤炭礦區接續發展問題已成為維護國家能源安全、產業鏈供應鏈安全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武強委員建議,要站在維護國家能源安全和產業鏈供應鏈安全的高度,科學確定大型煤炭礦區戰略定位,加大煤炭資源勘查和資源評價工作力度,大力開展煤炭詳查和精查,增加后備煤炭資源儲量,提高煤炭資源支撐保障能力。

              “在控制產能總量的前提下優化煤炭生產結構,規劃建設新的大型煤炭礦區,推動大型現代化煤礦項目建設,加快核準建設安全高效煤礦、綠色煤礦、智能化煤礦、大型現代化露天煤礦等,增強大型煤炭礦區穩產增產的潛力。在煤炭資源配置上向資源枯竭礦區企業傾斜,支持資源枯竭礦區大型煤炭企業建設資源接續煤礦,優化煤礦項目證照辦理手續,促進煤礦項目如期建成達產。”武強委員說。

              礦業界 記者 王瓊杰


            評論

            用戶名:   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
            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人和小动物丨久久久一本精品99久久精品77丨jlzzjlzz在线播放中国视频丨精品丝袜高跟国产自在线拍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