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thogh"></tr><td id="thogh"><track id="thogh"><em id="thogh"></em></track></td>
<td id="thogh"></td>

          <ins id="thogh"></ins>

          1.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料 > 行業分析

            山西電力市場率先正式運行帶來的思考

            中國電力企業管理發布時間:2024-02-27 12:11:03  作者:谷峰 劉連奇

              2023年12月22日,山西省能源局、國家能源局山西監管辦公室聯合發布《關于山西電力現貨市場由試運行轉正式運行的通知》(晉能源電力發〔2023〕320號),通知提到,“經過評估認為,山西電力現貨市場建設滿足轉正式運行條件。經省政府批準,并報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備案,山西電力現貨市場即日起轉入正式運行”,自此,山西電力現貨市場成為我國首個正式運行的電力現貨市場,為電力體制機制市場改革樹立了一座新的里程碑。電力現貨市場建設是電力體制機制變革的重大突破,長久以來,我國始終沒有放棄對于電力市場化改革的探索,而山西作為電力市場化改革的先行者,率先轉正式運行可以更好地發揮“以點破面”的作用,一定會激勵其他省區加快電力現貨市場建設進度,但是“正式運行”并不代表“無缺運行”,相信山西能夠繼續保持“敢打敢拼、一往無前”的作風,不斷為頂層設計突破舊有計劃制度提供實踐案例,加快推動電力現貨市場體系在全國范圍內的建立。

              山西電力現貨市場“回頭看”

              2015年3月15日,新一輪電力市場化改革的綱領性文件《關于進一步深化電力體制改革的若干意見》(中發〔2015〕9號)發布,其配套文件二《關于推進電力市場建設的實施意見》明確提出“逐步建立以中長期交易規避風險、以現貨市場發現價格、交易品種齊全、功能完善的電力市場”。2017年8月28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聯合下發了《關于開展電力現貨市場建設試點工作的通知》,選擇包括山西在內的8個地區作為第一批試點省份,要求加快現貨市場建設工作。2018年12月27日,山西電力現貨市場啟動試運行工作,歷經5年時間,先后經歷7次結算試運行工作,結算周期由單日、周、月直至實現長周期的連續結算試運行,到轉正式運行前,山西電力現貨市場已經連續運行兩年零8個月。

              如今回頭看,山西電力現貨市場是國內第一個實質運行的電力現貨市場,是在國內電力市場建設者和設計者躊躇彷徨的階段,是在業內討論“中國沒有現貨行不行”的階段,在規劃、運行、價格等計劃制度沒有按預期進行改革的情況下,以莫大勇氣率先進入長周期結算試運行的省級電力現貨市場,這是山西電力現貨市場建設“瑕不掩瑜”的核心理由,也是山西電力現貨市場如今不接受“批評”順利轉正的底氣所在。

              有很多人疑惑究竟怎樣才算是具備電力現貨市場轉正式運行的條件。實際上電力現貨市場轉正式運行僅需具備連續結算這一單一條件就足夠,畢竟實踐才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基本上電力現貨市場能夠正常連續運行一年(完整經歷不同供需情況、高溫嚴寒天氣、重大節日重要活動保供等不同場景的檢驗)就可認為具備轉正式運行條件。在國際上,電力市場運行并不存在分階段(模擬、調電、短周期結算、長周期結算、連續不間斷結算)的說法,只要市場開市就不再停止運行,能夠滿足持續結算條件就是正式運行。實質上,山西電力現貨市場轉正式運行,就是對其電力市場建設事實階段的書面認定,履行省內行政決定程序,由山西省政府認可并承諾持續按照規則運行,是山西省政府對電力市場化方向的正式表態,以及對山西電力工業管理體制發展方向的預期管理。

              電力現貨市場在國際上也沒有統一的標準準則,也不存在完美的電力現貨市場,但確實有資源優化效率的高下之分,只不過完善需要一個過程,也受很多客觀條件制約。必須承認,我國電力現貨市場的建設目前仍處于探索階段,山西電力現貨市場也處于不斷改進的過程中,《山西電力市場規則匯編》歷經13個版本的不斷迭代就是最好的證明。受到多種制度制約以及對市場的認識程度限制等種種原因,山西電力現貨市場設計到目前仍然不能稱之為成熟和完善,對山西以現貨為基礎的規則體系仍然存在很多尖銳的批評——無論是政府干預,還是部分經濟關系不明晰,以及所謂的二級結算限價等,但是需要明確兩點:一是有怎樣認識水平的市場主體和成員就有怎樣水平的市場規則;二是現貨市場是待改革產業政策和管理機制的“探照燈”,共存和耐心等待只能是過渡期的唯一選擇,受到尖銳批評的不應該是山西的電力市場規則體系。

              電力現貨市場對市場化改革的決定性作用

              為什么山西現貨市場轉正式運行的消息在2023冬至之夜微信朋友圈瞬間刷屏?原因只有一個——電力現貨市場的有無是電力市場化改革的決定性因素。價格機制改革是電力體制機制市場化改革的核心內容,即還原電力商品屬性,將電力商品由計劃定價轉變為市場化定價,具體就電力商品的特殊屬性而言,就是把“基準價+煤電聯動”的計劃定價模型,轉化為實時市場的“供需定價”模型。電力商品具有可以進一步細分為電量、平衡、調節和可靠性四個維度的屬性,其中電量屬性就是電力商品的使用價值,例如推動機器旋轉、照明裝置發光、加熱裝置發熱等;平衡屬性是指發用雙方按照約定保持生產和消費的電量實時相等的能力;調節屬性指為了保證電力系統正常運行,需要預留容量、按系統需要調用的服務;可靠性屬性也可稱之為有效容量商品,指在一定周期內(一般為1~2年)最大負荷(1~3次)出現時,能夠正常出力頂峰發電的容量商品。

              電力商品在不同維度存在不同價值,并且也并非所有類型電源均能夠提供所有維度屬性的電力商品,所謂的“同質同價”也應該是對應細分的不同維度屬性而言,四種電力細分屬性也需要在市場交易中體現價值,實現價值變現。所以電力市場體系需要對應四個維度進行設計,電力市場體系包括實時的電力現貨市場、輔助服務市場、容量市場(或容量回收機制)。電力現貨市場上交易電量和平衡價值,或者可以把兩者合并為分時電量;電力輔助服務市場交易調節價值;容量市場(或容量回收機制)交易可靠性價值。實時電力交易、輔助服務和有效容量是電力交易中的實物交易,除了這三種實物交易對應的市場外,其他交易品種均為避險設計,而非獲得電力的使用價值,例如,我們真正使用的每一度電,必然來自實時現貨市場。

              與計劃體制將電力商品“一股腦”打包核定價格的方式不同,電力現貨市場、電力輔助服務市場和容量市場(或容量回收機制)交易的均是電力商品的使用價值,而電力現貨市場在其中又是其他兩者準確定價和正常運行的基礎。由于電力利用電網傳輸,在沒有實現電力的大規模儲存的前提下,電力的“生產”與“使用”是即時平衡的,根據現貨市場供需決定價格的經濟學基礎理論,真正的供需在電力商品的即時平衡下才能體現,電力現貨市場通過市場出清分時的電量電價曲線實現電量以及平衡商品的定價、交易,又為調節商品提供了調用的“基線”,分時電量價格曲線為輔助服務(調頻或備用)衡量機會成本提供了“基準”,成為了輔助服務市場定價的依據;同時,隨著新能源的大量發展,一是造成系統有效容量投資的缺失(電力可靠性商品不足),二是大量低邊際成本電量拉低了市場出清均價,導致在電力現貨市場中部分調節電源出現了部分難以回收的成本,在國際上大部分電力市場化國家采用將該部分“Missing Money”通過現貨市場計算得出,將其放置在容量市場中予以回收,所以,容量市場與電力現貨市場聯系更加緊密,沒有電力現貨市場的運行和價格發現,就無法合理設計容量市場機制。

              因此,從電力實物交易的層面來看,電力現貨市場承載發現電力價格作用,電力市場體系的核心就是電力現貨市場,也證明大家常說的“無現貨不市場”并非是一句空談。

              山西電力現貨市場“看未來”

              電力現貨市場機制并非僅僅為了呈現“新型電力系統必須具備的經濟機制”“全時空優化”等時髦詞匯。電力現貨市場機制的建設終究要為建立科學合理的規劃制度服務。國際上的電力市場化國家,電力項目投資經濟性評價,主要考慮現貨市場收入和容量市場收入(輔助服務市場中扣除調用引發電量收入,其調節容量收入在總批發側電費中僅占1.5%左右)。電力現貨市場提供的位置信號、時序信號,容量市場提供的有效容量價值信號,可以方便且更加可靠地(相對“專家”經驗法)預計電力項目長久收入情況,可以讓投資者對投資項目類型、投資項目潛在技術路線、投資地理位置、投資項目的時序選擇做出理性的判斷,也可以為遠程輸電線路的投資決策者提供參考,畢竟只有遠程輸電線路兩端現貨市場存在一定水平的長期價差,遠程輸電線路的利用率和回報率才能得到保證。國際上電力市場化國家的這些經驗,一定程度上在山西電力現貨市場已經出現了部分“復刻”,例如近年來很多省份陷入了光伏發電裝機月增幾十萬千瓦與分布式光伏“晴天”限制出力并存的困境中,近兩年山西的光伏發電項目,很多項目已經無法通過本公司投委會的決策流程了,而近兩年山西出現了短周期風電增長快、光伏增長慢(相對)現象,這就是電力現貨市場機制在進行能源轉型技術路線篩選和確定階段性項目投資時序的過程中,發揮作用的明證。

              針對“無現貨、不市場”以及上述考慮現貨市場決定投資的觀點,在國內一直存在“理直氣壯”甚至可以得到很多認同的反對意見:中長期交易占電量的絕大部分,不足10%的現貨交易電量如何做得了“定盤星”?暫且不談沒有實時現貨的“供需定價”模型,非現貨地區的“基準價+煤電聯動”的計劃定價模型并非真的電力商品價格市場化,僅就電力現貨運行地區“就事論事”談談中長期為什么會在技術經濟評價中份額越來越小直至不再列為考慮因素。

              一方面,中長期交易的均價會向現貨交易均價“靠攏”(考慮現貨價格即可)。中長期交易準確地說并不能起規避投資風險(保證收益)的作用,其真正規避的是現貨價格的劇烈波動風險,而一旦長周期現貨價格預測失誤,滿倉的中長期交易照樣帶來海量的損失。一個資源配置效率高的市場里,中長期交易價格與現貨價格是耦合的,也就是中長期交易均價和其覆蓋時段內的電力現貨均價基本接近。只不過,中長期交易價格變化相對電力現貨交易價格變化更加平緩,時段性“毛刺”少。反過來說電力現貨均價決定了中長期交易的均價。再通俗一點講,中長期交易和電力現貨交易可以視為交易同一商品的“兩次機會”,那么正常的消費者就會在“兩次機會”中選擇價格低的那次下單,經過迭代兩次交易機會的價格均值一定會趨同。“發現價格的現貨是樹、規避價格劇烈波動的中長期是藤”,從來只有“藤纏樹”哪里來的“樹纏藤”,視力正常的觀察者第一眼看見的一定是樹,不會先看見藤,所謂“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即是如此。因此,考慮更容易通過技術支持系統預測的現貨價格進行技術經濟性評價也就更為合理。

              另一方面,即使從計劃視角看,也會發現中長期交易合同覆蓋的現貨電量比例沒有想象的那么高(考慮全量現貨即可)。在國內采用的全電量競價的集中式市場中,并不能簡單地用統計學概念說“中長期為主、現貨為輔”,或者說“現貨是中長期的偏差電量”,既然電力現貨交易的是電力商品的使用價值,我們使用的每一度電都是從電力現貨交易而來,那么電力現貨電量就是真實的100%電量,只不過有多少電量交易被用于規避現貨價格劇烈波動的中長期交易合同所覆蓋。以計劃視角統計出來的現貨交易僅占10%電量的說法,是通過發電機組在現貨市場上增發電量和購入(減發)電量的算數之和(增發與購入正負相抵之和)進行計算的。然而按這種方式,真正的現貨電量也應是增發和購入電量的絕對值之和,這個量在山西市場上有多少呢?調節能力強的機組可以做到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各連續運行的現貨試點地區基本如此),如果達不到這么高的比例,怎么實現給新能源“兜底”和“讓路”呢?相應新能源總認為的風險來自帶曲線的中長期交易,也不過是調節機組增發和購入電力現貨的“鏡像”而已。2023年印發的電力現貨基本規則,在結算一節也提到兩種結算方式,其一為現貨結算全部生產電量,中長期合同僅結算約定價差,這是典型的以市場化視角看待現貨為全量而非中長期合同偏差量;其二為中長期合同價減去現貨節點價差(所在點與參考點)結算約定電量,再結算與中長期合同約定不符的增發或減發電量,盡管方式二復雜且難于理解其中的經濟關系,但兩種結算方式結果相同,這也進一步印證了電力現貨是全量的概念。

              在行業研究者眼中,連續運行現貨市場地區和沒有連續運行現貨市場的地區,在對電力市場的理解上是兩個“世界”,看待電力市場化的觀點截然不同,討論起來也是經常發生“雞同鴨講”的現象。上述關于中長期交易和電力現貨交易的討論,短期內依然會有各種不同的見解和觀點。然而,無巧不成書的是,連續運行的電力現貨試點地區各方觀點卻很一致,以山西為例,2023年已經是山西年度發用電雙邊交易定量不定價的第二年了,年度雙邊交易多為具有發電企業背景的售電公司和發電企業之間的交易,但是合約價格要隨月度價格變化而變化,本質上就是山西真正的中長期交易已經縮短至以月度為主力合約周期,詢問山西的售電公司或發電企業,回答相當一致——“月度交易更逼近現貨交易的實際情況”,這印證了國際經驗和理論推導。當很多專家強調國情不同的時候,國外以3個月到6個月為主力遠期合約簽約周期的情況,已經悄然在國內電力現貨市場連續運行地區出現了。真正的市場機制其實就在那里,經濟關系和市場內核并無國別差異,我們和國外的區別在于選擇了漸進式的改革路徑。國際主要電力市場出現的經濟現象,我們也會出現,“山西們”正在不斷地驗證著這些規律,為我們的行業管理體制機制改革提供著鮮活的“實踐案例”。

              道阻且長,行則將至。電力現貨市場建設不易,需要像山西這樣大膽創新、勇于破冰,面對復雜的市場環境和技術難題不畏艱難、迎難而上;困難哪里都有、特殊情況到處都在,關鍵是敢不敢堅持電力發展的市場化方向,相不相信市場化機制是新型能源體系建設的必由之路。“首個正式運行的電力現貨市場”稱號對山西來說,是榮譽,是動力,更是壓力,聚光燈之下,希望山西不會沉醉于既有的成績,敢于正視存在的問題,勇于突破自己創造的“樣板”,繼續保持開拓創新的態勢,以更開放的心態和更務實的作風,不斷優化、完善電力現貨市場設計,繼續帶著三晉大地敢為天下先的勇氣,推動電力市場體系建設不斷取得新的突破和成果。

              本文刊載于《中國電力企業管理》2024年1期 作者:谷峰 劉連奇


            評論

            用戶名:   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
            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人和小动物丨久久久一本精品99久久精品77丨jlzzjlzz在线播放中国视频丨精品丝袜高跟国产自在线拍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