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thogh"></tr><td id="thogh"><track id="thogh"><em id="thogh"></em></track></td>
<td id="thogh"></td>

          <ins id="thogh"></ins>

          1.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競爭情報

            中國新能源車企,加速殺入中東

            霞光社發布時間:2023-08-09 11:42:33  作者:李小天

              石油大國,正發起一場自上而下的新能源轉型。

              這個地球上最不缺石油的地方,要搞新能源。

              說出來都有點不可思議。但這的確是當下發生的事。

              如果現在到迪拜、阿布扎比這樣的中東大城市,每一個商場里,最擁擠的停車片區,一定就是電動汽車專用停車區。

              “現在阿聯酋每一個消費中心、寫字樓、住宅樓,都配備了充電樁,且充電車輛來往不絕。而在大概兩年前,商場里的充電樁還形同虛設、門可羅雀。”在迪拜環酋汽車貿易有限公司做區域銷售總監的Juno對霞光社描述道。

              中東電動汽車發展速度之快,由此可見一斑。在Juno眼中,中東的新能源汽車行業雖然起步較晚,但發展迅猛、一日千里。

              在迪拜上下班通勤路上,經常會看到這樣一個場景:一輛車從自己身邊‘嗖’地一下絕塵而去。在過去,這基本可斷定是一輛蘭博基尼等跑車;而現在可以大概率確定,這是一輛made in China的電動汽車。

              這是電車的一項特殊技能:極快的加速度——百公里加速只需3秒左右的時間。而在燃油車時代里,雷克薩斯、奔馳、寶馬等頭部品牌研發多年,百公里加速最快也需要6秒鐘以上。

              正如Juno所觀察到的那樣,中東地區,正日趨成為中國電動汽車的出海重鎮。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的數據顯示,在2022年1-11月整車累計出口量前十位的國家分別是墨西哥、沙特阿拉伯、智利、比利時、澳大利亞、英國、菲律賓、俄羅斯、馬來西亞和阿聯酋,其中阿聯酋市場同比增長2.7倍。

              而在今年,中國新能源汽車更是在全球大放異彩。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數據顯示,上半年中國汽車整車出口234.1萬輛,同比增長76.9%;整車出口金額464.2億美元,同比增長1.1倍。中國汽車出口,已連續兩個季度領先日本,成為全球第一。

              在中國汽車稱霸全球的同時,新興市場也開始重注中國新能源汽車。

              就在今年6月底,蔚來拿到阿布扎比投資機構CYVN Holdings11億美元的戰略投資;當月,前途汽車母公司長城華冠和高合汽車母公司華人運通也分別和約旦、沙特達成數十億美元合作協議。引發行業熱議。而十幾天后的7月,極氪和小鵬又雙雙在以色列進行布局。

              中國電動汽車,正在加速駛向中東。

              01 石油大國的能源“緊箍咒”

              為什么中東如此拼命地擁抱新能源?

              這要回到他現代財富命運的源頭說起。

              全球能源產業專家Ellen R. Wald在他所寫的《沙特公司》一書中,如是形容20世紀30年代,來自加州標準石油公司的美國人在沙特發現石油的情景:

              “在阿拉伯人眼中,美國的地質學家和工程師坐著飛毯從天而降,帶著能把地球肚皮挖開的奇怪設備,想要尋找一種全世界都在爭搶的液體污垢,好讓那些貪得無厭的機器持續運轉下去。1938年3月,在多次徒勞無功后,在阿拉伯的美國團隊決定繼續鉆探7號油井,又往下打了200英尺之后,他們發現了石油。”

              從那時起,這個君主專制國家的命運便與石油休戚與共。

              眾所周知,石油是現代工業的血液。它不僅是一種非常寶貴的能源,更是大國政治和經濟的砝碼。

              因此,也是從那時起,沙特的財政收入與國民經濟,始終受制于在大國地緣政治影響下搖擺不定的石油價格。

              2014年,美國得益于頁巖油強勢崛起,超越沙特成為全球第一大石油生產國。為了保持原有的市場份額,沙特主導的石油輸出國組織拒絕減產,甚至用大幅增產的方式試圖將美國頁巖油擠出市場。

              但這無異于一種“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做法。

              因供給量遠大于需求量,2014年至2016年,全球油價持續下降,原油價格從2014年的平均93.2美元/桶,跌至2016年初最低的26.2美元/桶,跌幅超過70%。這直接導致沙特的財政收入從2014財年的2800億美元縮水至2015財年的1620億美元,跌幅高達42%。

              石油價格的波動只是一個導火索。對“沙特”們來說,更大的威脅是全球能源的轉型大勢——從石化能源開始走向新能源。

              這讓沙特不得不順應趨勢、變革求存。

              2020年底,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響應《巴黎協定》的要求,呼吁主要的排放國以2050年為目標,實現溫室氣體的凈零排放。為實現這一目標,到2030年全球電動汽車將占每年汽車銷量的60%左右。

              這里需要提及的是,交通運輸領域占到全球石油消耗的60%左右。其中,僅乘用汽車就占到全球石油消耗的25%左右,是最大的耗油行業之一。

              很明顯,一旦全球的汽車動能從石油轉向電能,全球石油需求將大大減少,依靠石油作為經濟底座的中東產油大國,將面臨經濟徹底崩潰的威脅。

              2022年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也稱為 COP27)“加速零排放聯盟”進一步強化了這種情緒,這一聯盟讓200多個國家和地區承諾,到2040年過渡到電動汽車,比原來的目標大大提前。

              在油價下降和全球能源轉型的雙重壓力下,依靠石油建構起現代民族國家的沙特,正在引領中東地區完成能源轉型的使命。

              2021年10月,繼阿聯酋之后,沙特成為第二個承諾實現凈零排放的海灣國家。在沙特國家戰略轉型的綱領性方案“2030愿景”中,沙特政府明確提出:到 2030 年,電動汽車將占首都利雅得汽車總數的30%;年產30 萬輛汽車,其中 40% 為本地生產,使本國躋身全球前五名汽車生產國之列。

              02 汽車——中東能源轉型的抓手

              中東跟汽車,真的很有緣。

              比如一提到迪拜,難免會想到豪車堆積如山的汽車墳場。

              事實上,中東一些國家對汽車產業頗為重視。以沙特為例,從現代沙特創立之初,沙特王室就努力建設本國汽車工業,但始終壯志難酬。

              而今,在后石油時代的地緣政治競爭中,沙特王室看到了新能源的機會,選擇發力電動汽車來實現這一壯志雄心。

              沙特選擇電動汽車,有其原因。除了我們第一印象就想到的大量“免費的陽光”外,還有地理位置的特殊性。

              電動汽車電池依賴于五種關鍵礦物質:鋰、鈷、錳、鎳和石墨。這些礦物集中在世界上少數幾個地區,而這些地區往往并非傳統的汽車制造中心。例如全球鋰資源儲量主要分布在南美洲的智利、阿根廷、玻利維亞;而鎳資源儲量主要集中在印尼、澳大利亞、巴西、加拿大、俄羅斯這5個國家。

              而位于非洲、亞洲和歐洲十字路口的沙特,無疑具有得天獨厚的地緣優勢。它能夠用較低的運輸成本與時間成本,從拉美的礦山進口礦物、在國內生產電池和汽車、最后出口到電動汽車的核心市場。

              為此,從2018年起,沙特主權基金 (PIF)多次注資美國造車新勢力、有“特斯拉殺手”之稱的Lucid。截至目前,PIF已斥資約20億美元,收購了Lucid超過60%股權;而Lucid也來到沙特阿卜杜拉國王經濟城投資建廠,確保每年能夠交付150,000 輛電動汽車,這一建設項目預計于 2025 年或 2026 年竣工。

              2022年11月,PIF又宣布,將與富士康、寶馬合作推出自己的電動汽車品牌Ceer,它也將成為沙特的第一個電動汽車品牌。

              考慮到電動汽車行業易受到礦產和零部件供應鏈瓶頸的制約,PIF專門成立了一家公司,投資海外采礦業,以確保電池中使用的鋰和其他原材料的供應。

              與此同時,澳大利亞電池制造商 EV Metals 正計劃在沙特建設氫氧化鋰工廠。這進一步完善了沙特的新能源供應鏈。

              不僅是沙特,中東其他長期依靠石油金元的國家也加快能源轉型步伐。

              Juno所在的公司位于迪拜工業區,主營業務為國產新能源汽車出口中東、中亞及非洲地區。她告訴霞光社,對中東新能源汽車行業來說,2022年是個非常重要的時間節點。在這一年,中國新能源車企加速進入中東,帶動中東諸國電動汽車工業的起航。

              根據市場研究公司 Mordor Intelligence 的數據,2021 年中東和非洲電動汽車市場價值為 4025 萬美元;而預計到 2027 年,這一數字將達到 9310 萬美元,復合年增長率超過 15%。

              一場徹底又劇烈的能源革命正在中東諸國接連上演、勢不可擋。

              03 2022年發生了什么?

              2022年之所以會成為一個關鍵性節點,受國際地緣政治等諸多因素的影響。

              一方面,在后疫情時代,中國車企加快出海步伐:2022年中國新能源汽車累計出口近70萬輛,同比增長120%。

              另一方面,受美元加息影響,中東和以中東為轉口貿易中心所輻射的中亞、非洲地區,消費者更傾向于更具性價比的中國汽車。

              于是,中國新能源汽車,開始暢銷中東。

              “所以在2022年,像埃塞俄比亞、阿爾及利亞、安哥拉、南非這些非洲國家,單月新能源車進口量都非??捎^。”Juno回憶說。

              另外,受俄烏戰爭影響,2022年,全球避險情緒上升,大宗商品之王——原油價格一路飆升,油價的上漲也促使消費者更青睞于新能源汽車。

              在阿聯酋,數據顯示,2022 年至 2028 年間,阿聯酋對電動汽車的需求將以每年 30% 的速度增長。2022年10月,紅旗新能源車成為首個加入迪拜警車隊伍的新能源車品牌;2022年年底,吉利旗下的新能源商用車品牌遠程汽車與阿聯酋企業簽署1000臺新能源商用車訂單。

              阿聯酋的變革速度可謂日新月異。截至2023年3月,阿聯酋已將約五分之一的政府機構汽車改裝為電動汽車;到 2050 年,電動汽車占道路上車輛總數的比例將提高至50%。為了鼓勵公眾轉向電動汽車,阿聯酋政府甚至還推出了專用信用卡,可以自動從用戶的賬戶中收取汽車充電費用。

              阿聯酋麾下中東金融貿易中心迪拜則采取了更為大刀闊斧的改革舉措。

              目前,迪拜的出租車中約 50% 是環保型或混合動力車輛;而到2027 年,迪拜的道路上將僅保留混合動力、電動或氫動力出租車。就在7月9日,迪拜媒體辦公室宣布,計劃到 2025 年將其電動汽車公共充電站網絡擴大170%,從 370 個增加到 1,000 多個。

              不僅如此,阿聯酋也斥巨資投入新能源汽車生產。2022年3月,TECOM集團子公司“M Glory Holding”在迪拜工業城建立起第一家電動汽車制造工廠,預計到2050 年,每年將生產 55,000 輛汽車。

              此外,阿聯酋首都阿布扎比的馬斯達爾城項目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完全依賴清潔和可再生能源的城市。該市擁有中東第一個電動汽車快速充電站,只需 30分鐘即可將電池充電至 80%。

              在卡塔爾,政府在“2030國家愿景”中明確提出,到2030年所有普通客車將全部替換為電動客車。2022年卡塔爾世界杯期間,中國宇通客車向卡塔爾提供了1002臺世界杯專用電動客車,并在世界杯結束后被投入本國公共交通系統。目前,卡塔爾已與法國和日本公司簽署協議,在當地建立可組裝電動汽車的工廠。

              在阿曼,2022年,阿曼技術基金旗下的阿曼投資公司MAYS推出了首款電動汽車車型,計劃首先推出100輛汽車來測試市場。

              在以色列,2022 年,本國銷售了27,058 輛電動汽車,占所有新車的 10%,這一比例逼近于電動汽車在西歐的銷售比例。以色列成為中東諸國電氣化轉型領域中當之無愧的領跑者。

              04 中國車企,淘金中東

              中東各國與中國新能源車企的密切合作,一個重原因是中東目前“向東看”的外交戰略;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中國新能源車企在技術革新、產品設計、用戶體驗等各個維度,都居于全球領先水平。

              正如《經濟學人》在2023年4月20日一篇名為Why the world should welcome competition from Chinese carmakers的報道中所說:“中國汽車制造商在汽車設計和組裝質量上不輸老牌車企,并且在軟件驅動的數字體驗方面超越了他們,這將定義未來的汽車品牌。咨詢公司 Gartner 預測,到 2026 年,全球銷售的電動汽車中 50% 以上將來自中國。”

              就連燃油時代的老牌車企“大眾”近日也來到中國跟小鵬合作,用7億美元換得電動汽車的智能化技術。

              這使得,中國新能源車成為當地的新興事物——一些當地的汽車經銷商,甚至會主動從銷售燃油車轉型銷售中國新能源汽車。

              迪拜華人汽車進出口公司某車業以前主要銷售油車。但2021年開始,其業務慢慢轉向新能源車的代理和銷售。“我們是創維電車的迪拜代理,凱翼汽車的阿聯酋代理,以及代理了號稱‘最貴國產電動車’的高合汽車。”該車業在迪拜當地門店負責人告訴霞光社。

              從國內來看,正在迅速追趕特斯拉全球市場份額的比亞迪,在2023年3月宣布通過與當地經銷商Al-Futtaim合作進入阿聯酋,并計劃將包括全電動和混合動力汽車在內的四款車型引入阿聯酋。Al Futtaim 電動汽車公司的董事長Hasan Nergiz表示:“我們的目標是到 2030 年將新能源汽車銷量從現在的 3% 提高到 30%,并在同一時間內安裝 3,000 個充電站。”

              今年6月,吉利汽車也與阿聯酋豪華汽車進口商 AGMC 合作,進軍阿聯酋市場;奇瑞旗下汽車品牌Exeed(星途)則與阿聯酋知名企業Al Ghurair Investment展開合作;紅旗E-HS9更是加入了迪拜警車隊伍,和蘭博基尼、法拉利等頂級豪車并駕齊驅。

              為打入中東市場,中國汽車制造商及其經銷商在定價上采取激進的態度。例如,購買紅旗汽車的消費者將享受7年保修。

              Juno告訴霞光社,諸多中國新能源車企選擇以阿聯酋為切入口開拓中東市場,首先是因為阿聯酋目前沒有征收企業所得稅和個人所得稅,且對進口商品征收5%的關稅也有諸多減免和抵扣關稅的優惠政策,稅賦優勢非常明顯;另外,阿聯酋有杰貝阿里、哈利法港、阿治曼港三大國際貿易港口,海運航線可以輻射到中亞、北非和歐洲地區。

              在中東第一大經濟體沙特,中國車企也持續推進合作、拓展市場。就在6月11日于沙特首都利雅得舉辦的第十屆中阿峰會上,沙特與中國電動和自動駕駛汽車制造商華人運通簽署了一項價值56億美元的協議,華人運通將在沙特開發、生產和銷售電動汽車。

              6月19日,前途汽車宣布其母公司長城華冠與約旦Manaseer集團簽署協議,雙方將共同在約旦建立合資公司。

              對此,Juno告訴霞光社:“我們做國產新能源車出海,中東目前最大的市場其實是約旦。因為約旦的油價在整個中東地區最貴,并且對燃油車征收的賦稅也最高。”

              而后起之秀極氪進駐中東市場的第一站,選在了以色列。在7月10日,極氪官方宣布與以色列聯合集團(Union Group)簽署國家級總代銷售協議,根據此次協議內容,Union Group 旗下全資子公司 GEO Mobility 將于 2023 年第四季度在以色列推出極氪品牌并組建專業獨立的運營及管理團隊。

              霞光社從極氪方面獲悉,以色列聯合集團是以色列當地最大的汽車經銷商之一,擁有豐富的汽車銷售經驗和長期打造國際品牌的經驗,服務網絡覆蓋在以色列全國。其還擁有以色列最大的公共充電公司EV-Edge,占全國公共充電網絡市場份額的38%,具備為電車用戶提供全面且高質量的解決方案和服務的能力。

              而之所以選擇以色列作為中東首站,極氪方面告訴霞光社:“以色列是創新的國度,具有世界領先的科技水平,且人均GDP超5萬美元,當地消費者出行高度依賴私家車,千人擁車率為400臺以上,對汽車的選擇注重高端、科技和安全品質,這與極氪新時代豪華科技的品牌定位不謀而合。”

              除了中國新能源車企加速駛入中東外,中東諸國也利用主權基金加碼投資中國車企。

              6月20日,中國造車新勢力蔚來汽車宣布,阿聯酋阿布扎比旗下聚焦智能移動出行領域戰略投資的投資機構CYVN Holdings將對蔚來投資11億美元(約79億元人民幣),交易完成后,CYVN Holdings將獲得蔚來董事會的提名權。

              CYVN Holdings董事長兼董事總經理Jassem Al Zaabi表示,機構對蔚來的戰略投資來自于對蔚來在智能電動汽車市場領先的品牌地位、兼具創新性的高端產品以及技術能力的高度認可。

              05 沙漠國家新能源車的軟肋

              事實上,相較于北歐、東南亞這些市場,中國新能源車企出海中東面臨著一些自然環境方面的先天障礙。

              中東諸國基本都處于熱帶沙漠性氣候區,阿聯酋有47%的國土面積是一片荒漠,沙特有40%的領土是沙漠區,而沙漠比例在以色列、約旦甚至高達67%、80%。沙漠的路況,更適合越野和續航性能較強的燃油汽車,目前電動汽車的四驅越野功能,還無法做到和燃油車等量齊觀。

              “所以目前在中東選擇電動汽車的,基本是購置第二輛車的中產家庭,燃油汽車在中東還是很難取代的。”Juno說。

              關于這一點,某車業相關負責人也告訴霞光社,阿聯酋的電動汽車消費者基本都是在政府企業上班的本地人,每家都有自己的獨立別墅,可以安裝充電樁,駕駛電動汽車比較方便。

              另外,汽車消費的基礎支撐是人口基數。而中東地區消費能力較強的海灣六國中,沙特以3640.9萬人口位居首位,阿聯酋人口將近千萬,巴林、卡塔爾、科威特、阿曼四國人口都在500萬以下,整體消費人口潛力有限。

              但在諸多本地經銷商和品牌代理商看來,中東新能源汽車發展道路上最大的障礙,是由于起步太晚、前期市場教育不足,導致目前像充電樁、修理廠、配件廠這樣的整體基礎配套較為短缺,駕駛電動汽車出行還非常不方便。

              在國內,基本上每一個加油站都有會有充電樁,甚至還有移動充電樁,也有配電站可供新能源車直接換電瓶。這個基礎配套水平,在中東尚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做到。另外充電也有快充和慢充之分,快充需要220伏的交流電和高功率的充電樁,來保證一個小時以內完成汽車電池充電。但是在中東,政府還沒有投資基建來建設這種高壓電。

              “中東各國目前還是標準充電的狀態。沒有快充,就沒有辦法符合很多人即充即走的需求。”Juno說。

              在阿聯酋工作的Kenny就深切感受到了充電樁不足、充電時間過長帶來的困境。

              由于工作原因,Kenny需要經常往返迪拜和阿布扎比。前段時間因為自己的燃油車需要大型保養,于是他在本地車輛共享平臺上租了一輛電動汽車,但續航能力只有200公里,不足以支撐迪拜和阿布扎比之間的往返里程。而且因為自己家中沒有安裝充電樁、沿途充電樁密度不足,Kenny每天早上需要繞道去找充電樁充電,晚上也需要在阿布扎比充好電再踏上歸途,來回通勤時間延長了兩個小時。

              “感覺在阿聯酋開電車上路真的好難,被勸退了。”Kenny說。

              這有點像五年前國內新能源汽車市場的狀態——補能體系不健全、電池續航能力短,導致新能源叫好不叫座。

              除了自然條件和基建限制外,中國車企在中東地區也面臨著強勁競爭,以奔馳、寶馬這樣的BBA傳統巨頭依然占據中東主流市場,并且中東諸國沒有豪車購置稅,進一步刺激了傳統豪車的市場需求。

              “現在,中國新能源車企在中東基本都是賠本賣,價格卷得非常厲害。”迪拜某車業的負責人對霞光社說,中國車企為了占據新興市場,不得不大打價格戰。

              此外,當下全球經濟下行,也影響到中東地區居民的消費能力,導致他們對新車的需求不強。而且,中國車企在中東的品牌認可度仍然較低,在和當地銀行的貸款合作、和本土經銷商的合作,以及和當地維修中心的合作上,都需要循序漸進地深度布局。

              雖然面臨一些挑戰,但中國車企在中東的發展前景依舊未來可期。“我認為中東新能源汽車市場和產業還需要大概 5- 10 年的成長周期,但就全球能源轉型的大趨勢和中東在全球的地緣輻射力而言,這個行業本身潛力廣闊。”Juno說。

              這也很像國內——5年前,誰能想到靠燃油車起家的比亞迪汽車,今天已經結束了燃油車時代,徹底成為了一家新能源車巨頭,并可以與特斯拉掰一掰手腕;此外,新能源車的銷量也成為當下國內車市最亮眼的成績單;更重要的是,新能源汽車還帶動著物流等行業進入深度的綠色轉型。

              作為現代化的物質載體,汽車曾被譽為“改變世界的機器”,重塑了人類社會的生產和消費。而如今,在全球能源綠色低碳轉型的時代背景下,中國新能源車企在中東產油國的持續加碼,在為中國汽車行業開辟了一片前景無限的出海熱土的同時,還促進當地消費意識和出行觀念的轉變。

              更長遠看,中國新能源車將對當地的經濟帶來一場深度的變革。

              文 | 霞光社,作者 | 李小天


            評論

            用戶名:   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
            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人和小动物丨久久久一本精品99久久精品77丨jlzzjlzz在线播放中国视频丨精品丝袜高跟国产自在线拍AV